白云深处的守望者

——记商洛市第四届道德模范、“最美山阳人”代太学

来源:山阳文明网  时间:2016-10-13  点击数:

白云深处的广播电视插转台   

山阳县城南最高的那个山头叫馒头山。馒头山海拔1700米,山顶上有一个国家工作单位叫山阳县广播电视差转台。今年62岁的代太学在这里已经工作了23年。

1976年,为了解决群众收听、收看广播电视问题,馒头山顶建了广播电视差转台,起初只负责中、省、市三套电视节目的转播,后来发展到担负着中、省、市、县四级6套调频广播、3套电视节目的无线发射任务和电信、公安无线机站的维护。馒头山海拔1700米,方圆近十里没有人家,人迹罕至,草木丛生,毒蛇豺狼野兽出没无常,寂寞荒凉和恐惧与日俱在,有人形象地比喻广播电视插转台是没有警察看守的监狱。1993年7月,代太学成了山上的工作人员。山上交通不便,至今上下山要步行20里山路,八里沟、七里坡,翻山架梁五里多,鹰嘴岩、转颈包、十八盘、大拐弯……这些都是代太学每次上下山必须要经过的“艰难险阻”。上山要工作、要生活,每次上去,他都要备办一背笼的生活必需品。背上几十斤重的东西,早上从县城出发,最少也要4个小时,流干身上的汗水才能到达山顶。山上气候恶劣,土地瘠薄,就是想种点蔬菜、调料,也常常是有种无收,所以,吃“白饭”的日子司空见惯。更糟糕的是山上缺水,在山上低洼处修的水窖常常供不应求,经常要下山走五里多到水洞沟背水吃,山路难走,跑快一个来回也要两个多小时。冬季,用冰雪融水做饭,经常导致拉肚子、胃疼等疾病发生。为了节约生活用水,只好用洗菜水洗碗洗锅,衣服脏了背下山洗,有时几乎都不得洗脸洗脚。

每次上山都要背着沉重的生活必需品  

山上天气变幻无常,不是雷就是雪。在这一览众山小的山顶上,代太学天天要不时环顾天空,观察是否有雷电、是否有暴风雪,按时开机关机——这,就是代太学每天的工作。山上的工作任务由当时只负责中、省、市三套电视节目的转播,发展到现在担负着中、省、市、县四级6套调频广播、3套电视节目的无线发射任务和电信、公安无线机站的维护,山上工作量在增加,值班人员在减少,由过去的五人减少到三人。发射台距主管单位遥远,远离组织和领导的监督,有很多人说,现在的无线广播电视无人看无人听,电视服务的又是偏远山区群众,开不开机无所谓,也无人知道。但23年来,代太学始终尽职尽责,忠于职守,兢兢业业做好每一天的值机转播工作。

维修广播电视插转台   

雷电和冰雪是严重危害发射设施的大敌,冬季到来,冰雪压断电线是常有的事。为了及时恢复播出,代太学常常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爬线杆接线,呼呼北风吹得他浑身发抖,手脚经常冻红冻肿冻烂。山上电磁辐射严重,他的身体也远不如当日。这23年里,他和财狼野兽不期而遇过多少次,被毒蛇咬伤过多少次,被雷电击过多少次,有过多少次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惊险,也许只有山头那触目惊心的野兽脚印和那阵阵松涛能记得清楚。

精心伺候瘫痪母亲  

有人问老代几十年在山上工作有没有遗憾和后悔。他说:“这些年我欠家人的实在太多了。2007年冬,老父重病在床,本想早点回家陪老人过年,但临近腊月,冰天雪地,交通中断,到了腊月二十换班人不能按时上山。廿一日家里来电话告知我父亲病逝。没能见上老父亲最后一面为其送终,是我终身最为愧疚遗憾的事。但是,为了让全县人民听到广播、看到电视,我甘愿寂寞,没有啥后悔。”

这就是23年坚守白云深处的山阳县广播电视插转台负责人代太学,他用23年的以山为伴、以塔为家、坚守岗位的行动诠释了敬业奉献的真谛。23年的守望,他从血气方刚到满面风霜;23年的守望,他用不平凡超越了平凡。 

 2015年,代太学退休了,但他退而不休,主动请缨,为了全县的广播电视事业,继续当着白云深处的守望者。

 20149月,代太学被山阳县文明委表彰为敬业奉献“最美山阳人”;20154月被评为“第四届商洛市道德模范”。( 蔡铭 曾亮)

操作选项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